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那就一定是他赢如果等目标走出房门他还没能开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4 17:48
  杨逸不知道自己算那个等级的狙击手,他也不知道安东算那个级别的狙击手,不过他觉得自己可以没有身为顶尖高手的自尊,但安东总该有的吧。
 
    但安东这次选择了待在杨逸脚底下。
 
    椴树的分杈很多的,杨逸选择的这棵树也足够大,即便不是主干的树枝也有足够的高度,但是分枝的树杈高度足够的话强度不够,强度足够的话高度又差的太多。
 
    一个大腿粗细的树枝肯定比手臂粗细的树枝更加稳当,所以选来选去之后,安东最终还是来到了杨逸下面的一组树杈上,比杨逸低了有大约两米的高度,但是非常稳定,而且还有据枪的树枝。
 
    杨逸比安东多了两米的高度优势,他看了看脚底下的安东,发现安东在很平静的把枪放在了树枝上后,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出言讽刺安东的打算。
 
    安东这人要脸的时候很骄傲,不该骄傲的时候就不要脸了。
 
    时间是凌晨三点半,现在杨逸没事可做了。
 
    热成像能显示出远处的建筑来,甚至就连军营里有人走动也看的清清楚楚,可是热成像能看到的只是热源而已,再加上杨逸只是有热成像搜索仪而非瞄准镜,所以晚上就不用想着开枪的事了。
 
    何况只有一枪的机会,在晚上无法准确的进行目标识别之前,那是什么都不用做了。
 
    杨逸和安东一上一下,安静的在树上等候着黎明的到来。
 
    杨逸为什么带了一个五十倍的观察镜,那是因为他必须要用观察镜来辨别目标的身份。
 
    反正是等着,杨逸把他的观察镜固定在了树上。
 
    观察镜的倍率太高,手端着根本就晃的什么都看不到,必须放在三脚架使用的,在树上没办法使用三脚架,但是可以将观察镜捆在树枝上,只要够稳定不会晃动就行。
 
    把观察镜先安置好,杨逸开始准备他的枪了。
 
    杨逸前方有一根横枝,一根斜枝,把枪架在上面正好。
 
    到了早上五点钟,天边开始发白了,等自然光线足够使用观察镜后,杨逸开始寻找费耶尔的住所。
 
    作为这个军火库的最高长官,费耶尔的住所肯定是最好的,但这个军火库的建筑是苏联时期建造的,所以费耶尔的住所是最好的,却不会是唯一的。
 
    三排平房,这是士兵宿舍,在士兵宿舍后面,有六栋独立房屋,这是军官宿舍,在宿舍的周围依次排列着一些平房,分别是武器库,食堂,会议室等等功能建筑。
 
    杨逸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位置,因为这个位置或者这棵树是唯一能看到费耶尔的宿舍门口的地方,往左或者往右就会被士兵宿舍挡住,所以安东宁可待在他的脚底下,也不肯选择别的树。
 
    杨逸脑子里有地图,他现在需要的是确认在他和费耶尔的住所之间没有树木的阻挡,而他的运气不错,虽然只有一个很小的缝隙,但他确实能直接观察到费耶尔的房门,虽然只有一半。
 
    杨逸的视线被士兵宿舍阻挡了一部分,房门右侧被一栋房子的屋顶挡住了一半,左侧则是整个显露了出来。
 
    能直接看到也就意味着能直接射击,不过坏消息是安东的位置同样能够看到。
 
    但好消息是安东比杨逸低了两米,低了两米就意味着他的视线会被士兵宿舍的屋顶挡住视线,导致安东只能看到整扇门的左半部分。
 
    就是说杨逸比安东能多看到四分之一扇门。
 
    门锁在房门右侧,开门的时候人会从房门右侧进出,当然也有可能整扇门都彻底打开后,人从房门的正中间进出,但杨逸觉得只要是开门的话,那必然会偏向右侧一点点。
 
    依靠夜视仪的帮助,杨逸比安东先上了这棵树,然后他就比安东多了一点高度优势,有了高度优势后,他又多了一点视野上的优势。
 
    能不能把优势转化成最终的胜利,就得看杨逸的射击了。
 
    杨逸先调整好了步枪,然后他开始测算风速风向,观测距离。
 
    距离725米,这个距离不算太远,杨逸很有把握,风速很小,基本上没风,因为这是在森林里面,不是大风都基本感觉不到,视野还不错,子弹的飞行线路上没有阻挡。
 
    杨逸决定赌了,赌什么,就赌费耶尔开门之后是从屋门右侧出来的。
 
    杨逸把子弹落点调整到了门口偏右的位置,他属于那种守株待兔的狙击手,让他快速移动枪口再快速射击一个移动目标的话,那是在难为他,但是提前计算好射击诸元,然后只等目标出现,这种射击杨逸真敢保证能做到万无一失。
 
    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目标出现了。
 
    如果目标没在杨逸提前设置好的位置出现,杨逸不是就打不中了,而是很难抢在安东的前面开枪。
 
    可以这么说,目标开门,然后杨逸能在目标还没出门的时候开枪,那就一定是他赢,如果等目标走出房门他还没能开枪的话,那估计就是安东赢了。
 
    不过杨逸在射击前必须确认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不是费耶尔,而要想确定的话,就不能使用瞄准镜观察,必须使用高倍观察镜。
 
    所以,杨逸在设置好步枪,在使用观察镜开始长时间的观察并等待之前,先探头往下看了一眼。
 
    安东在做和杨逸基本上一样的准备,而且巧的是杨逸往下看的时候,安东也正好抬头往上瞄了一眼。
 
    杨逸自信的笑了笑,然后他把眼睛放在了观察镜后面。
 
    费耶尔每天早上七点到八点之间会出门,然后他会去军官食堂吃饭,而军官食堂就在他左侧三百米远的位置。
 
    杨逸很满意目前所取得的成果,可以说他和安东已经成功了大半,不出意外的话费耶尔会死,但是会让他打死还是让安东打死,那就真的说不好了。
 
    狙击手的活儿危险而枯燥,杨逸把眼睛放在观察镜后面一直观察着费耶尔的房门,尤其是到了七点钟之后,他的眼睛更是连眨都不敢眨一下。
 
    时间来到了七点二十,终于,门突然就被打开了。
 
 第六百七十八章 没地方说理
 
    费耶尔的活动没有什么规律可言,所以杨逸需要的就是等开门的那一刻,才能确定出来的是不是费耶尔,而在聚精会神的盯了同一扇门长达两小时后,等开门的那一刻,杨逸确实是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。
 
    拉开门,往外走,这是正常人的正常选择。
 
    杨逸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,但他还是本能的右手轻轻扶住了枪。
 
    枪口的指向已经调整好了,杨逸所需要的只是扣动扳机,子弹就会飞向他选定好的地方,前提是他确认出门的人费耶尔。
 
    如步就出了门,只要费耶尔出了门,那么他就整个人到了门框范围内,而到了门框范围内,安东就能看到费耶尔一半的身子,能看到费耶尔一半的身子,他就能开枪。
 
    七百米的距离不算远,对于杨逸和安东的狙击步枪来说,这点距离上几乎不会有误差。
 
    目标是运动的,子弹的飞行需要时间,但这点时间只够费耶尔迈出一步,仅仅是一步而已。
 
    拉开门,费耶尔往前走了一步,然后他的胸口正好迎上了杨逸射出的子弹。
 
    剧烈的一震,刚刚走到门口的费耶尔低了低头,然后他的身体无力的朝着侧前方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紧接着,安东的枪响了。
 
    安东的击中了向屋门左侧倒下的费耶尔,但是他已经晚了。
 
    相差不到一秒钟的两声枪响在森林中回荡。
 
    杨逸非常确认他已经打死了费耶尔,在看着费耶尔倒下,并且在倒下的时候又中了安东一枪后,他就知道费耶尔绝对死定了。
 
    杨逸把视线离开了观察镜,他双手拿过了狙击步枪,猛然调转枪口,朝着他早就发现的岗哨开了一枪。